CBIN仲博欢迎您!

十年牵手 情系藏区 “同心·共铸中国心甘南行”活动开展

2019-01-17 03:03:57 CBIN仲博 浏览84548

“狂妄之徒,休在得意!”摩诃迦叶尊者一声冷言,一身黄色僧袍无风自动,一道刚猛的罡风突然凝聚半空狠狠地向独远头顶上方拍了过去。能烦劳爹爹为她出面,请尊者的徒弟,这也是需要勇气的。虽然她知道爹爹同无影师尊交情非浅,但要让爹爹出面邀请尊者的唯一弟子前来,也是有一定被拒风险的。只要无影尊者随便拿出一点什么理由,譬如小徒正在闭关,比如小徒有恙无法前来等等。就让他出来同自己见上一见吧,也好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。

登时之间,石暴双脚两手同时传来一阵阵与洞壁摩擦的锵锵之声。在他旁边,太古肥遗、闪电鸟等太古凶兽的后代都一个个强大无比,这样强大的一批妖修,哪怕是祖圣之地的天才都会为之色变,就这样大大咧咧走入城中,引来一阵恐慌。

再往里去,紧挨着盥洗室的一间石室,则是方圆十余丈左右。如今,他的肉身太强大了,烂泥无法再腐蚀他的肉身,不过他无法久留,浓郁的气味扑鼻而来,哪怕是闭气都无法完全隔绝。

  12岁学跳舞成“北漂”,对她而言吃苦就是家常便饭,家成了中转站只能在各地酒店找安全感
  景甜 以前“虐”自己太狠,未来要留出喘息时间

  景甜上热搜的方式总是十分清奇。前一阵,她因在某次活动演讲时,不自觉地擤了一把鼻涕而荣登热搜榜首。她在微博戏称“实在是不好意思,刚才没忍住”,并配了一个捂脸的表情表示“无奈”。去年更是随便“洗了一把脸”就把自己送上热搜,还带动了女明星素颜洗脸的热潮。据说当时景甜正在接受微信采访,被问及如何护肤,她马上回复说“我现在洗个脸,等会儿录个视频给你们看啊!”

  从出道开始,景甜周围一直不乏纷扰的质疑声,莫名的“神秘”后台也成为她的标签。但她似乎拥有着把一切或悲伤、或恶意的外界舆论,包容为快乐的能力。谈及从小学习舞蹈,除了笑谈“缺觉”和“只能吃黄瓜减肥”以外,她很少诉说练功的困难;为拍电影《长城》她曾停工一年,在美国进行严苛的军事化训练,但面对上映后的恶言相向,她却从未怒怼或解释。她习惯于把努力做到只有自己看得见的地方,不在意其他人的评价。所有经历过的苦和委屈,在她口中说出后,反而都带有一丝调侃和云淡风轻。

  在近期热播的电视剧《火王》中,景甜再度“虐”了自己一把,一人饰演三个角色,并穿梭于30多度的象山与零下十几度的冰岛拍摄。然而景甜却说,这对自己已是极大的“减负”。年轻时似乎“虐”得太肆意,以至于如今已经无法长时间维持一个坐姿。扭动身体时“嘎吱嘎吱”的声音,叫嚣着疾病为其带来的困扰。

  2018年,景甜在剧组度过了她30岁的生日。她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剧组过生日,但她坦言,未来将给自己更多喘息的时间,留给私人生活,“现在越来越喜欢自己掌控节奏和时间,可以看看剧本,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。这是我很满意的状态。”

  A 拍戏被“虐”

  才能弥补内心的不安全感

  而在冰岛拍摄的现代戏部分,气温又突然骤降到零下十几摄氏度。所有演员都裹得像个包子,说台词时总是冷得脸都忍不住颤抖。景甜更是穿了三套羽绒服,比身旁的陈柏霖整整肿了一圈,“特别冷的话,我的情绪就表达不出来。导演总是让我注意一下,不要比柏霖哥胖太多。”即便如此,景甜却非常享受在冰岛拍摄时的风光,她兴奋地描述着冰岛的自然冰川,“这种景色只有在电影或者风光片里才能看得到。”

  对景甜而言,吃苦更像是拍戏时的“家常便饭”,“拍《大唐荣耀》时唐朝的头饰非常重,后面还有个鼓包,每天躺也不能躺,只能坐着休息,感觉锻炼了颈椎!”“拍《长城》前我在美国训练了半年,感觉自己都快练成武生了!后来好多动作也没用上,但老师说,没事没事,你总会用到的,哈哈。”

  景甜说,她曾经非常喜欢拍戏的时候被折磨,因为只有被“虐”才能弥补内心的不安全感,“至少我为了作品付出了很多努力,我不会让自己后悔。这种折磨反而让我觉得踏实。”

  B 12岁做“北漂”

  心想“终于没人管我了”

  从电影《长城》中的女将军林梅,电视剧《大唐荣耀》中安史之乱时挺身而出的沈珍珠,到此次《火王》中的三个不同女性角色,景甜对于英姿飒爽,打戏难度十足的女侠总是十分偏爱。“我从小就很喜欢穆桂英挂帅、花木兰从军这样的故事。”

  而她骨子里的英气,是从小学舞蹈时磨砺的。小时候景甜的身体并不好,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去医院报到。为了强健体魄,家人提出让她练习跳舞。当时只有5岁的景甜顺利被选入陕西著名的“小天鹅艺术团”,成为一名白天上学,晚上孜孜不倦练舞的“拼命三娘”。艺术团总是会代表省市去各地演出,忙的时候,景甜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,有时放学后参加完排练就已经半夜了,第二天一大早又要回学校上课。当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访华,有一档舞蹈节目是涂着红脸蛋的小朋友们纷纷从面碗里爬出来,代表陕西当地的特色,某只碗里就有小景甜。

  12岁时景甜接受老师的建议,前往北京专业的舞蹈学校学习。由于父母要留在老家工作,尚未小学毕业的景甜只能一人成为“北漂”。但与其他小朋友对父母依依不舍的画风不同,景甜在学校门口豪爽地一挥手,便高兴地和父母说了再见,并对一个人的校园生活充满期待,“一想到能跟同龄的小伙伴在一起就觉得高兴,就觉得没有人管我啦。”

  然而在学校里,每位小朋友都需要接受严格的军事化管理。每天六点钟准时起床围着操场跑圈;无论是脚扭了还是发烧感冒了,除非真的起不来床,否则即便趴着也要来上课。不少“北漂”的孩子们都暗自较劲,下课后还要偷偷在教室练习到熄灯;天刚蒙蒙亮,就早早到操场练功。景甜却属于不争不抢的乐天派,不求拔尖儿,但也不甘落后。她唯一的期望,就是别让送她来北京的老师失望,“我自认做不到别人跑10圈我就跑15圈,因为总有人比你更努力。”

  C 剧组“景三百”

  学会放过自己摆脱“过劳肥”

  《火王》系列整整拍摄了五个多月,景甜作为戏份最多的女一号,每天穿梭于AB组之间来回抢妆;有时要在密不透风的摄影棚里拍摄十几个小时。晚上回到酒店除了温习剧本,还要抢夺睡眠时间处理奇痒难忍的痱子。即便如此,在该剧杀青的两周后,景甜马上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另一部剧的发布会上。开机第一天,新剧本上密密麻麻的标注,证明着演员追赶时间的忙碌和细致。

  无缝衔接,是景甜的工作日常。她在剧组的外号叫“景三百”:一年365天有300天驻扎在剧组,即便过年也最多在家待一天。景甜的家更像是“行李中转站”,每次除了把下个季节的衣服全部带走,很少停驻休息。反而,回到各地的酒店才有景甜熟悉的安全感。

  而工作状态中的景甜,也像是潜在的“社交恐惧症”患者。有时朋友白天发来微信,隔几天才能得到景甜“不好意思”的回复。她白天都在工作,经常看完微信以为自己回复了,但实际上只是用意念回了。2014年在美国为电影《长城》特训时,为了集中精力,景甜甚至卸载了微信,推掉了一年内的全部戏约。即便《长城》的片方提出,如果三个月后考核失败,她也必须无条件退出,当时的景甜没有一秒犹豫,她笃定付出一定有收获。

  然而去年7月,电视剧《一场遇见爱情的旅行》杀青后,“拼命三娘”景甜却休整了近三个月没有拍戏。这是四五年来,景甜第一次给自己放“长假”。她笑称,或许是30岁之后开始真切地感受到身体的变化,一到冬天,膝盖积水便会隐隐作痛,腰椎间盘突出的不适让她很难逞强说出“没关系,还可以拍”。景甜终于后知后觉地坦承自己的“疲倦”。“这几年我没有时间去感受生活,真的属于坐下就能睡着,这种把自己榨干的状态,已经让我很难拿出百分百的状态。”

  如今景甜得空就会宅在家里,享受难得的独处时光。她开始学会放过自己,把节奏慢下来,让生活回归更平和的状态。她笑称,休息之后,自己竟然发现了很多工作之外的趣味,“比如我最近一直在追《如懿传》,追得上瘾!而且生活规律后,我也很少胡吃海塞了,有时间做运动,应该可以顺便摆脱‘过劳肥’了,哈哈。”

  新鲜问答

  新京报:这次和陈柏霖合作拍摄《火王》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玩的事情?

  景甜:他就是一个特别大男孩的性格。有的时候真的像个小朋友,很单纯,我们也很容易交流。在拍摄时从银川、象山、杭州到冰岛,我们一起经历了很多,现在成了很好的朋友,也很有默契。

  新京报:最近是不是在刻意减肥?

  景甜:对,因为我真的是只要一多吃就会胖的体质,而且最近我暴饮暴食太多了!攒了两部戏的肉。现在虽然瘦了一些,但还得继续。

  新京报:之前似乎被网友发现胖了一阵?

  景甜:真的是胖了很多!我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,开玩笑说是“过劳肥”。因为每天都很累,加上我之前在高原上拍戏,还没适应就淋了场雨,一直高烧不退,每天化好妆都是懵的,在那样的情况下,谁还会去控制饮食呀!就觉得自己都这么可怜了,多吃点吧!

  新京报:30岁之后最大的心理变化是什么?

  景甜:说实话,我真没觉得我到30岁了,就觉得还二十多岁呢,你没法相信时间过得太快,大家聊天回忆的时候都是七八年前起步。但我觉得年龄真的不能束缚我,或者在表演上给我一些局限。可能就是自己心态好像更沉稳了,虽然这话显得比较老成!阅历多了以后,我觉得自己现在还比较能够稳住。之前我学不会独处,就觉得和大家在一起挺热闹的。但现在我就很享受独处的时间。

  新京报:作为巨蟹座的女生,未来会考虑向家庭倾斜吗?

  景甜:以后还不知道,但目前这个状态我觉得比较满意。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赫

  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

“家主救命!属下机智武功谋略自然比谌虎等人强上了不少,但是与家主相比,那可就是云泥之别了,万请家主莫要笑话属下,家主救命啊!”因为不管是妖修还是人类修者,当他的层级到达了一定程度的时候,比如要从凝神修者进阶到更高一级别的祥云大士,那便要渡雷劫,渡过之后,才能成为更高一级别的修者,渡不过去的话,便要化为形神俱灭的灰灰。“所以你们魔族永远也不会懂人族!”无名一边走一边说道。


编辑:宋若昭
评论(已有26744条评论) 登陆会员
热门评论
最新评论
真真那谁谁 来自河南省商丘市 50分钟前
我曾经试做另外一个梦,然而,我却失败了,我终于明白,我的梦只属于那个离去的人!我也发现,有梦原来是一件痛苦的事!
女医cr 来自湖南省洪江市 57分钟前
真的是为了红没有底线的人全世界都有啊
巩锦鹏 来自江苏省淮安市 58分钟前
疯子!你一定要幸福啊,你要对沈冰好,不可以再三心二意了……我不要你了。
SupperBelle 来自河南省安阳市 59分钟前
谁一开嘴就是就说别人脑子有问题的 我只是说你有认真看吗 你这素质和智商就别回复我了 浪费时间
点点搜财 来自云南省个旧市 02分钟前
做人要厚道。
心丢了的小明久 来自四川省邛崃市 03分钟前
我当时是剖宫产,手术台上问我要不要用镇痛泵,讲真,我当时真的不知道镇痛泵干嘛的,我说问一下手术室外的家人吧,护士直接说,干嘛问他们,你生孩子受那么大的罪,决定权在你手上,你疼不疼他们才不理解呢。然后就边说边挂上了。。。。一直到产后第二天我才晓得,是为了产后刀口不疼的。